在线试读

get_product_contenthtml

中原逐鹿

蒋介石共调集了4个整编师增援鲁西南,让华野吃了大亏的胡琏整十一师即在其中。

仇人眼见,分外眼红,粟裕曾计划集中主力,歼灭整十一师于运动之中,但胡琏反应很快,在华野集结之前,即迅速加修工事,据险固守。

粟裕连攻两日,均攻不上去,只得停止攻击,退出战斗。

此后,除留两个纵队在鲁西南牵制外,粟裕率其余华野主力跨过陇海线,继续挺进中原,以进一步实施“三军配合,两翼钳制”计划。

1947年10月上旬,粟裕、陈赓会师。在中原战场上,刘邓的晋冀鲁豫野战军,陈赓的太岳兵团,粟裕的华野西兵团,形成了“品”字形的战略格局。

中原鹿正肥,国共角逐的主战场已从山东转移到中原,中原战场的胜负,成为交战双方关注的焦点。

蒋介石要“确保中原”、“肃清中原”,也要经略中原,他说:“中国历史告诉我们,谁想统一中国,谁就要控制中原,今天中原逐鹿,就看鹿死谁手了。”

一打下来,解放军很被动,其中又以刘邓为困难。大别山战略地位重要是重要,但那里都是山区,不利于大兵团作战,更主要的是没有后方,粮草弹药的补充以及伤员的安置,都非常成问题。

粟裕和陈赓也是在外线作战,处境同样不容乐观。

自孟良崮战役后,粟裕一直想打大歼灭战。打大歼灭战,必须在兵力上首先占有优势,然而国民党军在中原集中了6个机动兵团,仅靠华野或三路大军中的任何一家,都难以单独取胜。

倘若三路集结,又往往失去战机,只能打中小规模歼灭战,而由于敌军增速很快,大多时候连中小规模的都打不成。

粟裕觉得,这一切急需改变。

当时主张不要后方的战略跃进,刘邓千里跃进大别山,即缘自于此,粟裕的想法是,还是得有后方,否则难以在大兵团作战中占得先机。

战役规模上,因认为中原无大仗可打,中央军委主要强调打中小规模歼灭战,粟裕则认为,应该依托根据地,集中兵力打大歼灭战,这样才能确保解放军在数量和技术上迅速取得优势。

显然,粟裕的所思所想,跟中央的战略决策大不相同。为慎重起见,在起草好相关电报后,他又继续观察思考了40多天,终才把这份分量极重的电报发出。

1948年1月22日,粟裕以“斗胆直陈”的措辞,向中央发出了电文,按照电报日期上的惯例称呼,该电被称为“子养电”。

中央收到“子养电”的时候,陈毅也在陕北杨家沟。

电召陈毅到陕北,是因为继刘邓千里跃进大别山后,他正在考虑第二步战略跃进。

预计,5年内可以解放全中国。1948年是第三年,战略重点就放在跃进江南的行动上。

中央决定以华野为主,组建东南野战军,陈、粟分任正副司令员。与陈毅还共同商定,先由粟裕率3个纵队于1948年夏季或秋季渡江南进。

陈毅兴致勃勃,赋诗一首:“五年胜利今可卜,稳渡长江遣粟郎。”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子养电”来了。

围绕“子养电”,中央军委进行了复议,复议的结果,决定维持原议不变。

5天以后,中央将“跃进江南行动”电传粟裕。

渡江南进,还是无后方作战,而且比刘邓跃进大别山走得更远。当收到中央命令的时候,粟裕又想到了他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北上抗日先遣队。

当年那支本来很能打仗的部队,也是在做无后方挺进,行程2500多公里,到达皖南时已减员了一半,它后来的覆灭,几乎是可以预见到的。

这次渡江南进,华野要走的路程,比抗日先遣队还多一倍,估计减员也不会少于一半,沿途又得不到补充,前途如何,粟裕心里实在一点儿底也没有。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粟裕加紧完成渡进南进的准备,但他并没有放弃过个人的独立思考。

自此以后,粟裕经常手拿中央军委的电报默默沉思,他时而站在地图前比来画去,时而征询众人的意见,翻来覆去地对自己的思路进行推敲。

1948年4月中旬,陈毅由陕北西柏坡南下,对华野各部进行渡江南进的动员,这时粟裕主持的渡江准备工作已经是“万事俱备,只待渡江”。

粟裕两次向陈毅谈及自己的设想,陈毅大感意外,迟疑地说了一句:“中央要你过江,你不过江?”

见粟裕仍然坚持己见,陈毅遂同意他将意见直接报告中央。

1948年4月18日,粟裕再次“斗胆直陈”,向中央军委建议,华野暂缓渡江,集中兵力在中原黄淮地区打大规模歼灭战。

3天后,粟裕忽然接到中央电报,要他和陈毅一起动身北上。

军令状

1948年4月25日,提议在阜平召开中央书记处会议,“陈粟兵团的行动问题”是会上要讨论的首要议题。

4月30日,陈、粟到达阜平。

有个习惯,会见党内同志从不迎出门外,但当获知粟裕前来时,他破例走出门外,并同粟裕长时间握手。

经过中央集体讨论,粟裕的建议终以军委命令的形式确定下来。

不是一个轻易能被说服的人,而敢于对反复提出意见并为他所接受的,在解放战争的历史上,粟裕是比较突出的一个。

会议结束,突然告诉粟裕,陈毅将不回华野,今后华野全部交给粟裕一个人来搞。

粟裕听后感到非常意外,再三请求让陈毅仍回华野。

表示,中央已经做出决定,陈毅去中原局,华野完全交给粟裕。

中央决议无法更改,粟裕只好提出了自己后的请求:继续保留陈毅的华野司令员兼政委一职。

沉思片刻,点头同意了,但是强调陈毅必须马上去中原局,不能再回华野。

1948年5月中旬,中央军委接连发出命令,任命陈毅为中原军区和中原野战军(即原刘邓晋冀鲁豫野战军)副司令员,仍兼华东野战军司令员及政委,陈毅不在华野期间,其在华野的职务由粟裕代理。

这就是有口皆碑的粟裕“二让司令”。

中央同意了粟裕留在中原打大歼灭战的建议,不过给他的指标难度不小——要在4~8个月内,歼灭5万~10万敌军,当时华野在中原的主力部队总共才10万,也就是说歼敌数要达到自身体量的一半甚至全部。

粟裕接下的,是一份沉甸甸的军令状,从这个时候起,他在战场上就只能胜,而且必须是大胜。

粟裕有此勇气,是因为他坚定地相信,打大仗、取大胜的时机已经到来。

山东已经大半被国民党军所占领和控制,解放区面积狭窄,能供华野闪转腾挪的余地很小,暂时难以打大仗,中原不同,这里的活动空间大,尤其是粟裕看中的黄淮地区,地势平坦,适于大兵团作战,另外很关键的一点是,它背靠晋冀鲁豫老解放区,可以得到稳定后援,沙土集战役的胜利便是再好不过的例子。

打大仗,先打谁?

朱德在视察华野部队驻地时,要求华野“钓大鱼”,尤其要“钓”到一两条像邱清泉兵团(以整五师为主)这样的“大鱼”。

这实际上是当时中央的要求,即首战要以歼灭盘踞在鲁西南的邱兵团为主要目标。

在中原战场上,华野跟邱兵团常打交道,相互间非常熟悉。华野指战员一听炮声,就知道是不是邱兵团,邱兵团官兵一听炸药包连续爆炸后紧跟着一排手榴弹,也会立即大呼“华野来了”。

大家都对彼此知根知底。

就粟裕的了解,邱兵团在战斗素质上虽不如整七十四师和整十一师,但兵员数超过那两个整编师,同时该部亦为美械军,有一定的火炮攻击和步炮协同能力。

以华野现有的实力,要想一口吞下邱兵团并无把握,正好粟裕这时又得到了一份侦察情报,情报促使他改变了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