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试读

get_product_contenthtml 日本复兴的关键因素
浩史:我想谈谈恢复日本经济的关键因素以及我们的选项。我在《让日本再次伟大》这份建议书里提到5个因素:
1. 国家的运转效率。
2. 创新能力。
3. 执行力。
4. 全球扩张能力和市场支配力。
5. 品牌力。
我相信,经济增长意味着新事物的诞生。
良一:约瑟夫·熊彼特说,创新意味着新组合。他认为经济增长来源于新事物的组合。
浩史:如果这是事实,那么我们必须创造一种环境,使创新得以发生。创新带来新市场和经济增长。要实现这个目标,取消监管至关重要。在产业竞争力委员会,我提出了“信息技术高速公路”的概念,这是表达上述理念的个倡议。德国的高速公路不收过路费,也不限速,而我的理念是呼吁建设世界上快、便宜的通信设施,这与德国的高速公路非常相似。
下一个重要因素是执行力。随着劳动力市场的固化,我们正在接近这样一个时间点:企业将会发现,解雇老员工,再招聘新员工, 是不可能做到的。我们显然需要聘用更多女性员工,但仅凭这一条措施并不足以解决劳动力短缺的问题。我们必须进一步放宽解除劳动关系的规定,增强劳动力市场的流动性。我们还需要推行白领免时限制度(white-collar exemption),让白领摆脱工作时间的限制。我认为,在推动上述工作的同时,我们还应该在护理和儿童看护等领域雇用更多外籍人士。
良一:今天的现实是,曾经在日本十分普遍的终身雇佣制已经解体。我认为,许多人正在思考:我们应该如何更好地使员工人尽其才?我们应该如何应对新形势?
浩史:从宏观层面着眼,我们可以聊聊几种提升竞争力的方法。一种方法是提高政府的效率。我认为我们必须考虑怎样对高成本的政府架构进行改革。就企业而言,提高管理效率意味着从人力和行政成本等方面削减总部支出。与此类似,如果我们将政府视为整个国家的总部,我认为我们应当充分利用信息技术,以减少行政开支。
良一:英国有一段时期遭受过所谓“英国病”的困扰,染上这种病的政府将钢铁制造业引入了深渊。我担心,由于误导性政策的持续催化作用,现在我们会看到“日本病”发作。可是,日本民众却几乎没有危机感。如果连身患恶疾都意识不到,预后的准确性就会大打折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