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在线读

get_product_contenthtml

小威利走出市政厅的时候,感到意气风发。他仔细打量着积雪的街道,露出灿烂的笑容。探照灯走过来,站到雪橇前,等着被套上挽具。但小威利还没打算离开。他把两根拇指扣住皮带扣环,任由温暖的阳光洒在脸上。
这种感觉棒极了。他的口袋里有一份斯迈利市长给他的地图,上面标示着比赛的十英里赛道。沿着中央大道出发,右转上北大街,小威利简直无法掩饰自己的兴奋。
其中的五英里他每天都经过,就是闭上眼睛都能走。剩下的五英里是沿着南大街回城的路,那条路大部分路段都笔直而平坦。这一段拼的是速度,再加上自己在前五英里能取得的领先优势,小威利确信自己能赢。
就在小威利给探照灯套上雪橇挽具的时候,街道的尽头有些东西,一些移动的物体,吸引了他的视线。你很难把它们看清,因为它们都是清一色的雪白。总共有五只。它们非常漂亮,事实上,它们是小威利见过的最漂亮的萨摩耶犬。
这些狗骄傲地昂着头,迈着整齐的步子向前跑。它们拉着一架体型庞大但架构轻巧的雪橇,上面还有一个体型庞大但绝不轻巧的男人。远远望去,那个男人很平常,但随着雪橇越来越近,他的身形变得越来越高大。
他是个印第安人——身着皮草,脚蹬一双齐膝的鹿皮靴。他的肤色黝黑,头发乌黑,还系着一条黑色的发带。他的眼睛在阳光下闪烁着光芒,但脸上的其他部分僵若岩石。
雪橇在小威利的身边停了下来。他张大了嘴巴,仰起头来看这个男人。小威利还从没见过巨人。
“天哪!”小威利倒吸一口气。
印第安人看了看小威利。他的脸庞如同花岗岩般冷峻,但眼睛却生动而灵活。
“你好。”小威利脱口而出,露出一个略显紧张的笑容。
但印第安人一言不发。他的眼睛转向探照灯,狗儿发出轻柔的呜咽声,没有吠叫。
这个巨人走进了市政厅。
石狐参赛的消息在一个钟头之内就传遍了杰克逊城,一天之内就传遍了怀俄明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