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在线读

get_product_contenthtml

《一百条裙子》
  真是莫名其妙,玛蒂埃怎么也无法集中精力念书了。
  她小心地用小巧的红色铅笔刀削着铅笔,让铅笔屑落在一张废纸上积成一小堆儿,尽量不让一丁点儿碎屑落在她干净的数学作业纸上。
  她的眉头微微皱起。首先,她不喜欢上学迟到;其次,她一直在想着旺达。虽然旺达的课桌空着,可不知怎的,那课桌却好像是她每次望向教室的那个方向时能够看到的唯一东西。
  那个关于裙子的游戏最初是怎么开始的呢?她不禁要问自己。很难记起她们跟旺达开始玩这个游戏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也很难从现在回想起过去——从玩“一百条裙子”的游戏已经成为每日的例行公事的现在,回想起过去那些无论什么都让人觉得是那么美好的时光。哦,对了,她想起来了。游戏开始于塞西莉第一次穿她那条新红裙子的那天。顿时,所有的场景都在玛蒂埃眼前飞快而又鲜活地闪现出来。
《桥下一家人》
  阿曼德在路边坐了两个小时,享受着从餐馆飘来的香味。然后,他用袖口很讲究地擦了擦他那胡子拉碴的嘴,慷慨地说道:“服务员,不用找了,零钱你在圣诞节时用得着。”虽然眼前根本就没有服务员。
  他迈步走下台阶,沿着街道向塞纳河畔的码头走去。“我吃得真饱。”他自言自语地说,“但要是能吃了那个苹果就更好了。”
  他推着手推车来到码头,然后朝着通向沙滩的桥洞走去。阿曼德想,这就像离家很久的人回到家中一样。在一座巴黎的桥下,任何激动人心的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波普先生的企鹅》
  那天夜里,波普先生辗转反侧、难以成眠,迫不及待地想知道上将话语中的含义。
  早晨到来,他想做些什么来打发时间,便问道:“客厅要不要再裱一回壁纸?”
    “不要。”波普太太坚定地说道,“你就在家老实待着吧,别给我惹麻烦。”
    “那好吧,老婆大人。”波普先生温和地说着,随手翻开了那本《南极奇遇记》。可他始终无法集中精力,思绪不断飘向远在南极的杜雷克上将,他所说的“惊喜”到底是什么意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