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试读

get_product_contenthtml

我知道为什么背疼了。不是因为我坐在电脑前姿势越来越不对。它是一种经年的病,一种文化、心理、经济乃至技术的遗传:时间病。时间你攫取的越多,也就失去的越多。越是抱怨时间不够、懊悔自己迟了一步,越是悔恨一天天虚度光阴一事无成…… 时间是所有负罪感的根由。

在中国,似乎人人都在忙。整个中国社会经历了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高速增长期:它在经济和工业上三十年完成的改变,欧洲至少用了一百五十年。尽管如此,传统文化仍提倡把时间视作老友,一位和亲朋好友们同来的老友。尤其是当他们当中有谁遇到困难时。时间里的中国人,是动静有致、快慢相宜的,或耐心等待,或迅疾反应,润物细无声地把人带入一种与时间的特别关系之中。只需观察一下事情如何发生便可知道:时间并非夜的黑幕或日的白幕渐渐收紧变细,它更像衣服的内衬,不显山不露水却熨帖软和,穿上身后是那么惬意。

像中国人那样对待时间,我学得很苦。他们或者不提前一周预约,或者比约会时间早 20 分钟就已经到了;或者来约会却没有具体的方案,或者约会时才告诉你一切都变了。我常被弄得昏头涨脑,便毅然决定也按中国人的方式来处理时间。这时候,我反而发现了一种含而不露的智慧。在琐碎的日常行为中,在各种庆典礼节中,在中国人的聚会和笑声里,这种智慧悄然绽放。而中国人自己,则久居兰室不闻其香。

我不是在推出一种方法。中国人也未必视其为方法。我只是想进入一个看时间的新视角,一个与我们西方人全然不同的时间观。采用它一如使用一门外语,它将让我们在一个越来越紧张的世界里获得更大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