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试读

get_product_contenthtml

全球化是当今世界发展的典型特征,很少有国家置身之外。然而,突然之间,反全球化、逆全球化的声音、势力和行动潮水般涌来。面对此景,有人断言,全球化已经死亡!果真如此吗?这是个大是大非问题,需要给予认真分析,给予科学判断。如何看待、对待全球化,是大战略问题,不仅关系当下,也事关未来。从本质上讲,全球化不是一种选择,而是一个必须接受的事实,关键是如何应对?要面向未来。

一、反全球化浪潮

反全球化运动看似已经形成大势,为何反全球化能成为浪潮呢?这次反全球化浪潮起于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由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国际金融危机和经济危机,让美国和世界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危机起于美国的华尔街,受到巨大冲击的是美国社会,于是,反华尔街成为积聚社会力量的磁力中心,一时间,华尔街成了众矢之的。人们给华尔街贴上了很多原罪标签,1% 和99% 的问题成为核心,即1% 的人占有99% 的财富,或者说99% 的人只占1% 的财富。反华尔街运动之所以与反全球化联系起来,是因为华尔街被认为是全球化的推手,是新自由主义思想的源泉。反全球化运动不仅在美国,而且在欧洲也风起云涌,反全球化的势力借势扩大,上升到政治,一些风云人物也成为反全球化的旗手。此后,世界上发生的两个大事件进一步助推了反全球化的浪潮。

其一,特朗普的当选。这是一个标志性的事件。2017年1月20日,唐纳德·特朗普正式成为第45任美国总统,这个由商人转型为政治家的美国新总统在竞选阶段就明确提出,若当选,将会实施“美国优先”的经济保护政策。特朗普当选后,果然把“美国优先”作为政策,并公开宣称,支持“爱国主义”,反对“国际主义”。他所说的“爱国主义”是让美国企业回到国内生产,不要在国外生产。他公开威胁,美国公司企业必须留在美国本土兴建工厂,否则将会被课以重税。他让美国退出许多国际组织,阻止世界贸易组织更新议程,武断推出许多单边贸易制裁措施,并实施“长臂管辖”,对不遵守美国规则的政府、公司、个人进行惩罚。他把目标对准中国,把中国说成是造成美国经济问题、社会问题的根源。在他当政期间,美国政府一再对中国产品征收高惩罚关税,把中国宣布为“汇率操纵国”,禁用华为并迫使其他国家跟进,把一批中国企业以各种理由列入制裁清单。

美国威胁要与中国脱钩,尽管完全脱钩做不到,但是封堵中国的做法对全球化发展造成严重影响,因为中国是全球化的深度参与者,是国际生产网络的连接中心,中国与美国以及其他的经营链断裂,必然产生影响。同时,鉴于美国是世界的经济体,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推动世界市场开放和全球化的引领者,美国的逆行政策产生的影响极大。不仅是美国,其他国家包括发达的欧洲国家,也包括像印度这样的新兴发展中国家,也加强了贸易保护主义,实施自主设计的限制政策与措施。

其二,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很快在世界范围扩散,由于疫情的传播性大,各国采取了不同形式的隔离措施。在全球化时代,各自为政的阻隔措施对于经济运行、社会活动等造成极大的影响。对于经济来说,基于地区和全球的供应链断裂,许多生产和相关活动被迫停止,同时,由于人的社会活动受到限制,与此相关的活动均停滞,由此导致经济萎缩。很多人特别是很多政治家把疫情传播、供应链断裂、经济下降归罪于全球化。尤其是把全球化与对外依赖、国家安全联系起来,宣称全球化导致国家安全受到威胁,由此采取限制技术流出、减少外部供给等措施。由此,使得原来的链接中断,与此相联系的投资和其他经营也被迫停止。

事实上,长时间以来,关于全球化的辩论从未停止过。参与全球化给世界各国带来的是利还是害?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阵营分明,观点对立,难以弥合。但在很长时间内,支持全球化的意见,特别是政治势力占上风,在美国自由主义理论(“华盛顿共识”)与政治助推下,全球化一路高歌。反全球化者认为,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建立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以下简称IMF)、世界银行、世界贸易组织(以下简称WTO)是全球化的推手。即便是那些从经济全球化中获益较多的国家,也有对全球化不满的势力。不过,本次反全球化浪潮主要起势于一向大力推动全球化的发达国家,参与的公众如此之多,发出的声音如此强烈,一些国家的政策转向如此之大,还是前所未有的。

反全球化浪潮兴起,有着深刻的含义,表明全球化进入了一个调整期。对于这种调整,不能简单地归结为是退还是进,是好还是坏,应做深入的分析。特别是对于全球化发展的未来大趋势,需要有大战略的眼光,把握大势,谋划未来。

二、解析全球化

经济全球化是全球化的核心,支撑经济全球化的基础是世界市场的开放。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关税与贸易总协定(以下简称GATT)签署,它是一个政府间缔结的有关关税和贸易规则的多边国际协定,宗旨是通过削减关税和其他贸易壁垒,消除国际贸易中的差别待遇,促进国际贸易自由化,以充分利用世界资源,扩大商品的生产与流通,推动世界经济的发展。GATT生效后,全球多边贸易谈判就开始进行,起先主要是在美国与西欧国家之间进行,后来日本参与,再后来发展中国家加入谈判进程。经过多次关税减让谈判,发达国家以及后来加入的发展中国家的平均关税大幅度降低,市场开放度提升。到20世纪90年代中期,发达国家的平均关税降到4%以下,发展中国家和地区的平均关税降至13%以下。世界市场的这种基于规则的多边开放,是前所未有的。同时,GATT也为发展中国家加入多边体系提供贸易优惠条件,这为发展中国家参与世界市场、加快发展经济提供了比较好的国际环境。

总的来看,GATT通过多边体系构建了一个基于规则的世界开放市场。在多边体系下,通过不断谈判,扩大和深化开放,不断丰富、完善多边贸易体制的法规,使得基于规则的国际贸易多边体系逐步建立。在WTO成立后,为了解决各成员在国际贸易关系中所产生的矛盾和争议,设立了争端解决机制,制定了一套调处各成员争议的程序和方法。有了这样的基于规则的市场开放环境,企业就可以在世界范围开展经营,进行基于世界市场的分工,构建供应链。

全球化是当今世界发展的典型特征,很少有国家置身之外。然而,突然之间,反全球化、逆全球化的声音、势力和行动潮水般涌来。面对此景,有人断言,全球化已经死亡!果真如此吗?这是个大是大非问题,需要给予认真分析,给予科学判断。如何看待、对待全球化,是大战略问题,不仅关系当下,也事关未来。从本质上讲,全球化不是一种选择,而是一个必须接受的事实,关键是如何应对?要面向未来。

一、反全球化浪潮

反全球化运动看似已经形成大势,为何反全球化能成为浪潮呢?这次反全球化浪潮起于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由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国际金融危机和经济危机,让美国和世界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危机起于美国的华尔街,受到巨大冲击的是美国社会,于是,反华尔街成为积聚社会力量的磁力中心,一时间,华尔街成了众矢之的。人们给华尔街贴上了很多原罪标签,1% 和99% 的问题成为核心,即1% 的人占有99% 的财富,或者说99% 的人只占1% 的财富。反华尔街运动之所以与反全球化联系起来,是因为华尔街被认为是全球化的推手,是新自由主义思想的源泉。反全球化运动不仅在美国,而且在欧洲也风起云涌,反全球化的势力借势扩大,上升到政治,一些风云人物也成为反全球化的旗手。此后,世界上发生的两个大事件进一步助推了反全球化的浪潮。

其一,特朗普的当选。这是一个标志性的事件。2017年1月20日,唐纳德·特朗普正式成为第45任美国总统,这个由商人转型为政治家的美国新总统在竞选阶段就明确提出,若当选,将会实施“美国优先”的经济保护政策。特朗普当选后,果然把“美国优先”作为政策,并公开宣称,支持“爱国主义”,反对“国际主义”。他所说的“爱国主义”是让美国企业回到国内生产,不要在国外生产。他公开威胁,美国公司企业必须留在美国本土兴建工厂,否则将会被课以重税。他让美国退出许多国际组织,阻止世界贸易组织更新议程,武断推出许多单边贸易制裁措施,并实施“长臂管辖”,对不遵守美国规则的政府、公司、个人进行惩罚。他把目标对准中国,把中国说成是造成美国经济问题、社会问题的根源。在他当政期间,美国政府一再对中国产品征收高惩罚关税,把中国宣布为“汇率操纵国”,禁用华为并迫使其他国家跟进,把一批中国企业以各种理由列入制裁清单。

美国威胁要与中国脱钩,尽管完全脱钩做不到,但是封堵中国的做法对全球化发展造成严重影响,因为中国是全球化的深度参与者,是国际生产网络的连接中心,中国与美国以及其他的经营链断裂,必然产生影响。同时,鉴于美国是世界的经济体,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推动世界市场开放和全球化的引领者,美国的逆行政策产生的影响极大。不仅是美国,其他国家包括发达的欧洲国家,也包括像印度这样的新兴发展中国家,也加强了贸易保护主义,实施自主设计的限制政策与措施。

其二,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很快在世界范围扩散,由于疫情的传播性大,各国采取了不同形式的隔离措施。在全球化时代,各自为政的阻隔措施对于经济运行、社会活动等造成极大的影响。对于经济来说,基于地区和全球的供应链断裂,许多生产和相关活动被迫停止,同时,由于人的社会活动受到限制,与此相关的活动均停滞,由此导致经济萎缩。很多人特别是很多政治家把疫情传播、供应链断裂、经济下降归罪于全球化。尤其是把全球化与对外依赖、国家安全联系起来,宣称全球化导致国家安全受到威胁,由此采取限制技术流出、减少外部供给等措施。由此,使得原来的链接中断,与此相联系的投资和其他经营也被迫停止。

事实上,长时间以来,关于全球化的辩论从未停止过。参与全球化给世界各国带来的是利还是害?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阵营分明,观点对立,难以弥合。但在很长时间内,支持全球化的意见,特别是政治势力占上风,在美国自由主义理论(“华盛顿共识”)与政治助推下,全球化一路高歌。反全球化者认为,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建立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以下简称IMF)、世界银行、世界贸易组织(以下简称WTO)是全球化的推手。即便是那些从经济全球化中获益较多的国家,也有对全球化不满的势力。不过,本次反全球化浪潮主要起势于一向大力推动全球化的发达国家,参与的公众如此之多,发出的声音如此强烈,一些国家的政策转向如此之大,还是前所未有的。

反全球化浪潮兴起,有着深刻的含义,表明全球化进入了一个调整期。对于这种调整,不能简单地归结为是退还是进,是好还是坏,应做深入的分析。特别是对于全球化发展的未来大趋势,需要有大战略的眼光,把握大势,谋划未来。

二、解析全球化

经济全球化是全球化的核心,支撑经济全球化的基础是世界市场的开放。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关税与贸易总协定(以下简称GATT)签署,它是一个政府间缔结的有关关税和贸易规则的多边国际协定,宗旨是通过削减关税和其他贸易壁垒,消除国际贸易中的差别待遇,促进国际贸易自由化,以充分利用世界资源,扩大商品的生产与流通,推动世界经济的发展。GATT生效后,全球多边贸易谈判就开始进行,起先主要是在美国与西欧国家之间进行,后来日本参与,再后来发展中国家加入谈判进程。经过多次关税减让谈判,发达国家以及后来加入的发展中国家的平均关税大幅度降低,市场开放度提升。到20世纪90年代中期,发达国家的平均关税降到4%以下,发展中国家和地区的平均关税降至13%以下。世界市场的这种基于规则的多边开放,是前所未有的。同时,GATT也为发展中国家加入多边体系提供贸易优惠条件,这为发展中国家参与世界市场、加快发展经济提供了比较好的国际环境。

总的来看,GATT通过多边体系构建了一个基于规则的世界开放市场。在多边体系下,通过不断谈判,扩大和深化开放,不断丰富、完善多边贸易体制的法规,使得基于规则的国际贸易多边体系逐步建立。在WTO成立后,为了解决各成员在国际贸易关系中所产生的矛盾和争议,设立了争端解决机制,制定了一套调处各成员争议的程序和方法。有了这样的基于规则的市场开放环境,企业就可以在世界范围开展经营,进行基于世界市场的分工,构建供应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