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试读

get_product_contenthtml

楔子 一个僧人踢开的百年外交

公元 627 年(贞观元年),一位汉地的僧人从大唐都城长安出发,开始了一场穿越万里的大冒险。这位叫作玄奘的僧人从长安出发后,躲避着官府的堵截,经过河西走廊、瓜州,九死一生穿越了大戈壁北上高昌,在那儿得到了高昌王麹文泰的礼遇。
逗留之后,麹文泰送给玄奘许多金银物资,并派人护送玄奘一路进入现代的新疆境内,到达位于中亚素叶城的西突厥叶护可汗处。叶护可汗又担负起接下来的行程,派人将玄奘一路护送,南下穿越了如今的中亚地区,直达位于现代阿富汗境内的迦毕试国。之后,迦毕试国派人与玄奘继续随行,将他送入了北印度,到这时,一路上的护送才告结束。
玄奘进入印度后,穿越了如今的巴基斯坦北部、印度的西北部和北部,后到达位于印度东北部的那烂陀寺,开始了在印度的学习经历。
这一段历史是国人无比熟悉的,也创造了西天取经的神话。然而,即便是熟悉的历史之中,也有许多不为人知的情节。
人们通常认为,玄奘的旅行只是一个宗教事件,或者一个文化交流事件,却忽略了玄奘旅行的另一面:正是他,一不小心踢开了一场跨越数百年的国际大外交活动。这场大外交以大唐和印度的相互试探开场,伴随着尼婆罗(今尼泊尔)、吐蕃、东南亚海岛等地的卷入,却以强势崛起的“第三者”阿拉伯人占据中亚作为结局,在中国古代地理认知的宽度上,见证了三个巨大帝国的起起落落。为了理解这场外交运动,还需要回到原点,从那位僧人开始述说。
在玄奘私自前往印度的同时,一场不经意的外交试探,让唐太宗在玄奘还没有回国时,就知道了这个身在佛境的东土僧人……
戒日王遣使
玄奘还在印度活动时,整个北印度恰好进入了印度古典世界的后一个黄金时期。统治北印度的戒日王也被认为是笈多王朝之后著名的国王。
在世界史上,亚洲两个巨型帝国印度和中国通常是作为两极存在的,然而两者又截然不同。其中中国在 2 000 年里大部分时间都是统一的,而印度却相反,大部分时间内都分裂成众多的小国。
虽然在大部分时间内印度是分裂的,但在它的古代史上也出现了三大古代王朝(帝国),在这三大王朝期间,印度的大部分领土都被纳入了统一皇权之下。其中早出现的是孔雀王朝,这个王朝在时间上相当于中国的战国和秦汉早期,孔雀王朝在著名的阿育王的统治下皈依了佛家,促进了佛教在印度的繁荣。孔雀王朝崩溃后,一个外来的民族贵霜(与曾经居住在中国西北部的大月氏人有着很深的渊源)占据了印度北部、巴基斯坦、阿富汗和中亚部分地区,建立了一个超强王朝——贵霜王朝,相当于中国的东汉时期。贵霜人从人种上说并不属于印度人,但在文化上继承了对佛教的尊崇,深受印度本土文明的影响贵霜王朝衰落后,则出现了使印度教迅速发展的笈多王朝,也是印度文化的峰,时间在中国的东晋南北朝时期,中国另一个著名僧人——东晋的法显去往印度时,就见证了这个辉煌王朝。
玄奘去印度时,笈多王朝也已经衰落了。但另一个著名的国王却和这个王朝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戒日王(本名曷利沙·伐弹那,号尸罗逸多)从世系上来说,是笈多王朝公主的孙子。笈多王朝末年,中亚的一支游牧民族“白匈奴”(嚈哒)进攻印度,强大的笈多王朝崩溃了,随之而来的是众多的小王国。在诸多小王国中,有一个叫塔内萨尔(Thanesar)的小王国盘踞在以现代德里为中心的区域内。公元606 年,由于兄长的去世,年轻的戒日王继承了王位,他一生中南征北战,将首都迁往了更加靠东的曲女城,并将北印度在名义上统一起来,这也进入了古代印度的回光返照时期。
戒日王的国家与其说是一个统一的中央王朝,不如说是一个“帝国”。在庞大的疆域内,是许多各行其是的小国家,他们都愿意承认戒日王的首领地位,却又独立行使统治权。但戒日王的威望又很大,影响力足以达到印度南部很远,以及遥远的克什米尔地区。他还制定了一系列的礼仪制度,让自己超乎于其他国王之上,每次出行,都要带上数百面金鼓,走一步敲一下,号称节步鼓。
戒日王除了令人称道的武功,在文学上也颇有造诣,他写过若干剧本,同时更尊重学者,将笈多时期的优良传统延续了下来。他本人和他的国家一样都信奉印度教的湿婆神,但他性格宽厚,对所有宗教都很尊重,甚至有些偏袒佛教。
公元 640 年(贞观十四年)秋末,戒日王见到了玄奘。对玄奘的学识感到震惊的同时,国王对于大唐这个东方的大国更是充满了好奇心,他几乎是立刻决定派人前往大唐,打探一下虚实,看这位中土的和尚言行是否有所夸大。
决定派遣使者之后,接下来国王和使者面临的问题是:玄奘从长安出发前往西域,再绕行中亚,后到达印度,在路上一共花了三年时光。印度的使者如果也走这条路,必然需要很长时间才能进入唐朝的土地,一路上,面临的风险也是巨大的。玄奘虽然被高昌、西突厥和迦毕试一路护送过来,但不管在戈壁,还是在北印度期间,也都遭遇过极大的危险。印度使者如果得不到这些国家的配合,那么去大唐将更加麻烦。是否有其他路径能够连接起两个庞大的帝国呢?
恰好这时,一个新兴国家的出现解决了这个问题。
吐蕃王朝
根据藏族史书记载,藏族人来自一个叫雅砻的部落,早的王叫聂赤赞普,是天神的儿子,之后经过了天赤七王、上丁二王、中烈六王、地德八王、下赞三王,一共 27 代王约 500 年的统治,到了第 28 代拉托托日宁协时,佛教次传入了吐蕃,又经过了四代约 110 年,到了朗日松赞时代,雅砻部落在赞普(国王)
的领导下,灭亡了北方的游牧民族苏毗。著名的松赞干布,就是朗日松赞的儿子。
这些传说诸王虽然无法一一验证,但到了松赞干布时期,吐蕃已经成了一个地区性的强权。之前,除了建立吐蕃的雅砻部落,在西藏北方还有苏毗人,西方还有象雄人。至今,在西藏西部和中部地区,还有不少的象雄遗址。到了松赞干布时代,吐蕃(雅砻)人已经从位于现代西藏山南地区的雅砻谷地出发,征服了苏毗、象雄,成了广大藏域的主人。
根据史书,松赞干布出生于公元 617 年(大业十三年、义宁元年),13 岁时父亲去世,他成了新的赞普。在他当政期间,吐蕃进行了大量的改革,除了统一藏域,还迁都拉萨,创造了文字,并进行了经济、军事等多方面的改革,将吐蕃从部落变成了一个集权式的国家。
对现代西藏人而言,他们津津乐道的,反而是松赞干布的两次婚姻。他首先从尼婆罗迎娶了尺尊公主
,又从汉地迎娶了文成公主,这两位公主表明了吐蕃的身份:夹在南方印度(包括今天的尼泊尔)和北方汉地之间的强权。
但这两次娶亲与其说是友好,不如说是一种实力的较量和权衡。以尼婆罗为例,松赞干布派遣大臣吞弥·桑布扎前往尼婆罗求婚时,尼婆罗人并不愿意。直到吐蕃威胁发兵 5 万摧毁尼婆罗,对方才不得不同意出嫁女儿。尺尊公主出嫁不久,尼婆罗发生了内乱,老国王被弟弟杀害,王子那陵提婆逃亡到吐蕃接受庇护,在吐蕃军队的护送下夺回了政权,从此以后,尼婆罗成了吐蕃的附庸。尼婆罗的归附,意味着从吐蕃到印度通道的畅通。尼婆罗在文化和政治上一直受印度的影响,这条路的畅通,也为吐蕃终皈依佛教创造了条件。
松赞干布与唐朝公主的婚姻也并非是一帆风顺的。公元 634 年(贞观八年),玄奘已经在印度游历时,唐朝的宫廷里也次迎来了吐蕃的使者,唐太宗随即派遣了一位叫冯德遐的人跟着去往吐蕃抚慰。在两个文明的次交往中,双方往往都带着一定的优越感,当松赞干布听说游牧民族的突厥和吐谷浑等都有个娶唐朝宗室女子的经历,决定派人去下聘礼,但这一次,唐朝拒绝了。
松赞干布大怒,认为是横亘在吐蕃与唐朝之间的吐谷浑在挑拨,攻打了吐谷浑,随后又进攻唐朝的边疆,被唐朝的三路大军击败。
这时,松赞干布才放下了傲慢的架子,派遣使者谢罪的同时,又派他的大论(国相)禄东赞(噶尔·东赞)到长安再次请求联姻,这一次,唐太宗选择了一位宗室女子,封为公主,嫁给了松赞干布。这位女子就是文成公主。
公元 641 年(贞观十五年),文成公主正式上路,在著名将领江夏王李道宗的护送下,文成公主经由青海前往拉萨。在如今的青海和西藏之间,靠近东部还有一条专门的道路叫唐蕃古道,这条路从西安出发,经过青海省西宁,在西宁西部翻越日月山进入青藏高原,再向南经过共和、玛多、称多、玉树等地,进入藏区。这条路之所以得名,就是因为它曾经是文成公主入藏时行走的路线,以后又成为沟通唐朝和吐蕃的交通要道。
当公主到了黄河源头附近的柏海,也就是现在黄河上游附近的扎陵湖和鄂陵湖时(这里现在还属于青海省境内),公主一行扎营等待,松赞干布亲自从拉萨出发,来到了数千里之外迎接公主。他见到江夏王李道宗,用女婿对岳丈的礼节拜见。当文成公主到达拉萨,松赞干布在这座建立不久的小城里为她修宫建庙,一股“华风”开始成为当地的潮流。
吐蕃 - 尼婆罗道的开通
文成公主在吐蕃的经历暂且不表,且说就在松赞干布迎亲之时,从印度来了一批戒日王的使者,他们正要前往唐朝。
这些使者可能是前一年末出发,第二年就完成了使命,带着唐朝的使者一同返回了印度。从时间上看,印度使者走的不可能是玄奘的西道,只可能是经过拉萨,再经由刚刚开通的唐蕃古道前往长安。甚至有另一种可能性,当印度的使者来到了热闹非凡、张罗着迎亲的拉萨,或者到达柏海时,就碰到了护送文成公主的唐朝使者,唐朝的护亲队伍临时推选了一个人作为使节,跟着印度使者回到了戒日帝国。只有这样,才有可能解释为什么印度人在这么短时间内就带回了唐朝使节。
跟随印度使者前往戒日帝国的唐朝使节叫梁怀璥,官职为云骑尉。唐朝使者这么快出现在戒日帝国首都曲女城,不仅让人民感到吃惊,而且连戒日王都没有想到。他询问大臣以前是否有来自摩诃震旦(即中国)的使者到访本国,大臣们回答没有。戒日王于是决定出城迎接使者,按照唐朝人的记载,戒日王采取了“膜拜”接受诏书的礼节,将诏书顶在了头上。
虽然两个遥远国家之间是否有一方会主动称臣,这一点是有疑问的,但由于流传到现在的只有唐朝一方的记载,我们只能权且接受这种说法。
历史也没有记载梁怀璥是否与玄奘相遇,但梁怀璥到达的这一年,恰好是玄奘在印度为风光的一年。戒日王在曲女城举办了“无遮大会”,将玄奘访印的活动推向了高潮。
第二年初,玄奘就离开了印度,继续顺着他来时的路线,经过西域向大唐进发。他之所以选择继续从西域这条遥远的道路,而并非从尼婆罗新开辟的近路,可能与他和高昌王麹文泰的约定有关,麹文泰在玄奘去印度时帮助过他,并希望他在回程路过高昌时,将佛法带到这座西域小城。
梁怀璥成功完成外交使命后,带着印度的使者再次回到了大唐。唐太宗见到印度使者后,再次派出团队前往印度,此时,已经是公元 643 年(贞观十七年)。这次出使的主使是卫尉丞李义表,随行共 22 人。而在后世看来,更加著名的反而是团队中的副使王玄策,并由此演出了一场中外关系史上的传奇。
先不说王玄策此后更加传奇的经历,单说李、王使团的出行。使团于公元643 年三月出发,到了年底的十二月,就到了戒日王所在的国家。戒日帝国虽然是个新兴的帝国,但它所在的土地却继承了一个更古老的国家的名字:摩揭陀。这就像人们当时生活在大唐,却也将大唐首都所在地称为关中或者秦地,将大唐称为中国,是一样的道理。
使者们去往摩揭陀仍然使用了吐蕃-尼婆罗道,在尼婆罗停留期间,还见到了尼婆罗的傀儡国王那陵提婆。
到达印度后,唐使开始对这个国家进行游历,这花了他们一整年的时光。当唐使在印度停留时,玄奘已经翻越帕米尔高原,于公元 644 年三四月间回到了今天新疆地区的于阗 ,并在这里上书皇帝,请求皇帝原谅他私自前往印度,并等待皇帝的消息。
直到第二年(公元 645 年,贞观十九年)正月初七,获得了皇帝恩准的他才到达了长安。在玄奘到达长安 20 天后的正月二十七,李、王使团也到达了印度佛教圣地之一——灵鹫山(也叫耆阇崛山)。
印度北部佛教圣地菩提伽耶和它的北方,是一片广袤的平原,但在菩提迦耶的东面,却突兀地耸立着一列陡峭的山峰,这些山峰如此奇形怪状,使人不得不怀疑这是神造之物。更奇怪的是,在这些山峰的中间竟然围着一块平地,这块平地上有一座城市叫王舍城,就是古代摩揭陀国初的都城。而这些山峰,就构成了佛教的另一个圣地——灵鹫山。
灵鹫山上遍布圣迹,更有佛陀当年说法的地方,这里也是碑塔林立,令使者们触摸到了佛陀灭度 1 000 年来的沧桑,他们决定在这里也刻一段铭文。
十几天后的二月十一,他们来到了位于菩提伽耶的摩诃菩提寺,这里是佛教的圣迹,也是佛陀悟道的地方,于是,使者们再次立了一个碑,由团队中一个叫魏才的人书写了碑文。碑文中谈到了此次出访的目的,并附上了碑铭。
这两处石刻虽然已经淹没在历史之中,却仍然被视为中国与印度交往的关键性文件。
但由于无法找到这些碑铭,所以对现代人来说,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摆在面前:既然缺乏实物证据,到底怎样确认这些文献的记载是可靠的?唐代使节到底有没有经过尼泊尔前往过印度呢?这个问题留在下文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