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试读

get_product_contenthtml

7日午夜时分,北平日本特务机关长松井太久郎打电话给冀察政务委员会外交委
员,声称“有日本陆军一中队,顷间在卢沟桥演习,仿佛听见由宛平城内之军队发
枪数响,致演习部队一时呈混乱现象,结果失落士兵一名,要求进入宛平县城搜索
失兵”。对此无理要求,中国第29军副军长兼北平市长秦德纯接到报告后气愤地回
答说:“日军随意在我国领土内进行演习,完全是违反国际法的。事先既不通知,也
未经许可,一名士兵行踪不明,我方不负任何责任。唯姑念两国友谊,如果士兵确
实失踪,可命令宛平驻军同地方警察于天亮后一起搜查。若发现日军士兵,当予以
送还。”可是,由于日本特务机关和牟田口廉也联队长已经确定了“占领宛平县城东
门,以有利于现地交涉”的方针,所以对秦德纯的回答极为不满。这时,日本特务
机关和丰台日军威胁说,如果不许入城搜查,就用军队包围宛平。
秦德纯得知日方的态度后,一时血往上涌,当下毫不妥协地对身旁的人说:“我
不知道日本人怎么这样野蛮!我方为了自卫,只有坚决抵抗。”秦德纯为了弄清事情
真相,一面要河北省第三区行政专员兼宛平县长王冷斋就此事进行调查,一面命令
在长辛店的中国军队团长吉星文,派人侦察日军的动向。不久,卢沟桥方向驻军团
长吉星文报告说,丰台日军一个大队,携带6门大炮,正在向卢沟桥前进。秦德纯
当即命令:“确保卢沟桥及宛平县城,日军一兵一卒也不许进入,一寸国土也不许放
弃。守土有责,卢沟桥及宛平城就是我军官兵光荣、贵重的坟墓,要与县城共
存亡。但要到他们开枪后我们才还击。如果他们开枪,我们将迎头痛击。”秦德纯命
令吉星文亲率一个营部队加强卢沟桥防御。
8日拂晓约5点,日军在宛平城之东面、东南面及东北面展开包围态势。完成军
事进攻部署后,日方先要求他的外交人员进城,继又要求武官进城,当即为宛平城
中国驻军团长吉星文和行政专员王冷斋严词拒绝。5时,牟田口廉也又派人送信,向
宛平县政府发出通牒,提出三条要求:(一)即于当日下午8时前,中国军队撤退到
永定河西岸,日军撤至永定河东岸,如果逾期,便用大炮攻城;(二)通知城内居民
撤至城外;(三)城内的日本顾问樱井、翻译斋藤出城。牟田口大佐的通牒,显然是
以武力相威胁,企图胁迫中国军队放弃宛平,以便垂手而得宛平。对此,王冷斋等
人答复说:(一)本人非军事人员,对撤兵一节未便答复;(二)城内人民自有处理
办法,勿劳代顾虑;(三)樱井等人早已令其出城,惟彼等仍愿在城内谈商,努力于
事件之解决。日军见威胁恐吓达不到目的,便露出了真面目。下午6时左右,日军开
始以猛烈的炮火攻击宛平县城。由于战前日军已多方摸底,对宛平城内中国军、政
首脑机关的位置已烂熟于心。炮轰开始后,炮便炸毁了专员公署,炸伤了守军
营长金振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