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试读

get_product_contenthtml


  我们的心中都有一位内在小孩
  每个人内在都有一位年幼且受伤的小孩。所有人在童年都经历过困难,甚至是创伤。为了保护自己,防备将来再受痛苦,我们尝试忘记从前的痛苦。每次触及痛苦的经历,我们都以为自己会无法忍受,因而将感受与记忆深深埋藏在潜意识内。几十年来,我们可能因此不敢面对自己的内在的小孩。
  但是,忽视这个小孩并不表示他不存在。这位受伤的小孩一直在那里,期待着我们的关注。小孩说:“我在这里,我在这里,你不能避开我,你不能逃离我。”
  我们将小孩遣送到内在深处,并尽量与他保持距离,希望借此停止我们的痛苦。但逃离并不能停止我们的痛苦,反而是在延续痛苦。受伤的内在小孩向我们请求关爱,但我们却做着相反的事情。因害怕面对痛苦,我们选择了逃避。我们无法面对内在纠结的痛苦与悲伤,即使有时间,我们也不愿回顾自己的内在。我们情愿让自己持续接触外在的刺激:看电视或电影、参加社交活动、喝酒或吸毒——因为我们不想再次感受以前的痛苦。
  受伤的小孩就在那里,但我们却并不知道;受伤的小孩在我们的内心是事实,但我们却觉察不到他的存在。无法觉察,即是无明。那小孩也许正受伤严重,急切地需要我们回到内在,但我们却选择了远离。无明,存在于我们的身体和意识的每一个细胞内,就像一滴墨汁溶入一杯水之中。无明导致我们看不到实相:它会驱使我们做出愚蠢的事情,让我们受到更多的痛苦,也令内在的小孩再次受到伤害。
  受伤的小孩也存在于我们身体的每一个细胞之内,我们身体中没有一个细胞不存在这个受伤的小孩。我们不需要为了寻找这个小孩去追忆从前,只要深入地观察自己,就能感受到。受伤小孩的痛苦就在当下,就在我们的体内。
  然而,正如痛苦存在于身体的每一个细胞一样,祖先传递给我们的觉醒、理解与幸福的种子,同样也存在于我们的身体之中,我们需要运用它们。我们的内在有一盏灯——正念的灯,我们随时可以点亮它。我们的呼吸、脚步以及平静的微笑,都是点亮这盏灯所需要的油。我们必须点亮正念的灯,用光明驱散黑暗,让黑暗终止。我们的修习就是要点亮这盏灯。
  当我们开始察觉自己遗忘了内在受伤的小孩的时候,我们会对这个小孩充满慈悲,也因此生出正念的能量。正念步行、正念静坐和正念呼吸的修炼,是我们修行的基础。通过正念呼吸和正念的步伐,我们能够滋养正念的能量,并唤醒存在于身体细胞内的觉醒智慧。正念的能量将拥抱和疗愈我们,同时疗愈我们内在的受伤的小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