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试读

get_product_contenthtml

实习和面试

 

 

李翔:你的朋友都是怎么认识的?实习中认识的吗?因为你也提到,同学因为不一起上课,反而没有那么熟。

郭子介:差不多吧。但是靠实习认识朋友其实也存在问题,就是你不能保证你跟你实习的同事关系就很好,万一你遇到一个就想卷你的同事呢,对吧?(笑)这种情况非常正常,因为像暑期留用,可能是五进一这样的一个比例。比如说腾讯,当时在的部门听说就是20%左右的留用率。如果大家都想留用的话,你跟你同事的关系肯定就好不到哪里去。

因为我实习期间很少在学校,所以跟同学打交道比较少,我大三到大四上学期,只和我的舍友打交道。大四上学期我去美团实习,美团离北大太远了,在望京,所以我要回家住,那一个学期基本上和我的舍友都没有打交道。

 

李翔:像你刚才讲的这种,比如在腾讯实习,可能20%的留用率,这种竞争关系,这种卷,大家是日常就能感觉到吗,还是说只是潜意识的?

郭子介:怎么说呢?你会看到有些同事很勤奋,别人午休的时候他在工作,别人吃晚饭的时候他在工作,是这样一种状况。可能你的紧张感来源于,在这场赛跑里,你跑得有点慢了,你追不上别人,或者你跑得很辛苦。但我觉得它也不见得很强烈,我的这三段实习都没有追求留用,所以我和我的同事关系很好。

 

李翔:你不考虑去体制内,又是因为什么呢?

郭子介:我觉得体制内不太灵活,这是第一方面。第二方面是工作内容和待遇可能也不见得很理想。

李翔:你对体制内工作的印象是从哪里来的呢?

郭子介:学校里有很多这样的分享,也可以去跟别人交流,而且你的一些长辈也会给你建议,他们会结合你的状况来建议你要不要进体制。

李翔:去考公务员是一个主流选择吗?对你们学院的同学来说是吗?

郭子介:进体制在研究生阶段是主流选择,但通过考公进入的比例不是非常多。我们学院的同学也是这样。一般本科不会进体制,本科学历在体制内有些劣势。

 

李翔:你在互联网的三段实习经历,可能去美团相对是有目的性的,就是要去学习怎么做产品经理,其他的都是随机的、没有目的性的吗?

郭子介:百度那段可以把它理解成随机的,因为就是我投完简历之后,有人要我,我就去了。但我觉得它也有目的性,可能是就提升能力和背景而言。

其实,你实习一段时间之后,这份工作能给你带来的成长就很有限了,你就该换一份工作了。我觉得我三段实习切换,很大程度上是这样的原因。比如实习到6个月之后,发现再做下去是在重复我前面学到的东西,那我就走了。另外,你对你的简历还是有一定的需求,也不是说实习段数越多越好,但是至少每一段实习都要有一些能讲的东西,太短或者太长可能都不好。比如,如果待了9个月都在做很基础的工作,人家就会问,你怎么就学到这么一点东西?所以你要在一个适当的时候离开。

 

李翔:你第一段在百度做用户分析,学到的是什么?

郭子介:第一段待了6个月。我觉得这一段首先是大致了解了互联网的运作方式,知道里面的工作是怎样的。这是非常重要的收获。那段时间发现自己确实还是比较适合做这个工作。比如,我们当时做研究就是做用户访谈,写问卷,这都是我比较擅长的。互联网公司确实也氛围不错,我待的三个地方都是,同事年龄基本上都在二三十岁,相对比较快乐。

 

李翔:百度实习完了以后去腾讯实习的吗?是在北京实习?

郭子介:对。就在知春路,离我学校很近。那是一个比较新的业务,一个出海初期的业务。所以当时他们对需要什么样的实习生,具体该做什么,可能还不是非常清晰,去到那里之后的工作也并不是特别的固定。

我的mentor(导师)有什么事情要做,忙不过来的话就会交给我;如果忙得过来,那我就没什么事。所以在腾讯那一段时间,我其实没有做太多的工作。我觉得还挺庆幸的,我在腾讯从5月做到9月,正好赶上了秋招那两个多月,没有太多的活,每天看公司的经验分享,每个企业都有类似于“大学”之类的部门,你可以看很多的东西,每天都在读。

 

李翔:秋招拿到了offer之后,去了美团实习?在美团哪个部门?

郭子介:对。在美团买菜做用户产品。其实去年的秋招,我也不算特别顺利。我找的是产品经理的岗位,它和我之前的两个实习岗位其实不是完全匹配的。我当时特别担心秋招能不能找到满意的工作,所以就想着再积累一下简历,万一要走春招呢。后来比较庆幸的是,秋招找到了中意的工作,今年春招就没有再去面试。去美团实习的决定,是在我收到百度offer之前做的。

 

李翔:你为什么想要找产品经理这个岗位呢?

郭子介:因为我觉得产品经理是一个天花板更高的工作。像用户研究、商业分析,其实都是偏中后台的岗位,它们的存在,一定程度上是为了支持产品经理的工作。产品经理处于分工当中更核心的位置,能给人的锻炼是更多的。准确来说也不光是天花板高,它的下限也高,整体的上下限都会高一点。

 

李翔:当时你对产品经理的认识,是通过看媒体文章得来的,还是在实习时接触到的?

郭子介:在工作里。产品经理是我们用户研究的甲方,给我们提需求,我们去辅助他的工作,所以那个时候就发现自己处于一个相对下游的位置。在第一段实习的时候,我就想尝试产品经理的工作,但是没有立刻找到,我在找暑期实习时的投递策略出了点问题。我没想到找一份产品经理的实习那么难,当时只投了字节、腾讯和美团。而且腾讯投的是商业分析,还不是产品经理。

我当时还没有经历过产品经理的那一套面试。产品经理和运营的那套面试是有特别多学问的,你要做很多的准备。我当时准备得不是很好。结果相当于我是没有暑期实习的,我在腾讯做的是一段日常实习,那个组可以理解为是没有留用机会的,暑期实习才有留用的机会。

所以逻辑是,最开始在百度的时候,发现产品是我们的上游,当时想说做一下产品看看,后来在面试产品实习的时候,遇到了挫折,发现问我的很多东西我都不懂。所以在腾讯实习的阶段,我就开始看比如说《腾讯产品18讲》《幕后产品》等去学习。确实学的时候也觉得产品经理挺有意思的,后来就决定做下去。

 

李翔:产品经理面试的套路能举一两个例子吗?

郭子介:面试都是非常程序化的。要有一个自我介绍,以及回答针对你经历的提问,还有一些专业的问题。

你要怎么去讲经历是一个很大的学问。比如说,你要很好地掌握STAR模型[1],很好地掌握金字塔原理[2]。如果你在讲一段经历的时候,没有以金字塔的方式一步步讲,他们就会认为你这个人的沟通基本功不够,表达能力不行,或者你的思考不够深入之类的。但这些其实都是可以在面试前准备到的,按照他们希望的方式组织语言就好了。包括我后来去美团实习,同事跟我说,发现清北的同学有时候能力也没有很强,讲自己的经历讲得不好,其实就是没有按照那个套路来讲。如果训练一下,是可以很快训练好的。

还有一些其他的技巧,像是怎么引导你的面试官往你希望的方向去提问。比如你在简历里面写经历时,刻意不写全,你没写全的就是引导他提问的方向。再比如说有一些常见问题,你最喜欢的产品是什么,最不喜欢的产品是什么,给他提三个优化建议,你如果删三个功能的话会删什么,你看什么指标,为什么这么做,都有一套固定的分析方式。你把这些套路都掌握好之后,基本上面试就可以面得不错。

 

李翔:这些套路应该也是会在大家中间流传的,可以这么讲吗?

郭子介:套路分各种各样的套路,有些通用套路肯定会流传,但一些非常具体、小众的套路,可能就不太会流传。我自己觉得,套路流传其实不是一个好的事情。比如说群体面试,有一个很基础的套路,你可以在自我介绍的时候说,大家好,我是一个很谨慎的人或者我是一个很仔细的人,所以我可以当这个timer[3],先要一个群面里的角色。如果你能在群面里扮演一个特定的角色,发言的机会更多,可能会加一点分。但是我觉得随着套路的普及化,面试官也都知道有这样的套路,最后就不加分了。

所以我其实不是特别愿意跟别人讲面试里用到的一些具体的方法。因为你讲出去之后,这些套路就会变成一个标配,你每讲一个新的方法,就多了一个新的步骤,结果只是把水位提得越来越高,但是对缓解大家的竞争没有什么帮助。

保研也是这样,你告诉别人有一些保研技巧,大家都用这个技巧,那这个技巧就不能再带来正向的价值。而且这些技巧本身也是手段和目的互相偏离的,技巧可能能帮你拿高分,但对你掌握知识没什么帮助。所以我觉得在手段和目的偏离的时候,不要老是炫耀你的手段。暂时走了捷径,不代表省下来的路就再也不用走了。

 

李翔:所以暑期实习也需要有群面,然后再有单面?

郭子介:分公司。基本上一个面试的流程是两轮专业面,一轮HR(人力资源)面。暑期实习就是两轮专业面。如果第二轮面试官不是特别拿得准,会加一轮交叉面,找一个隔壁组的leader再看一眼。秋招或者春招期间,可能会加一轮群面,再加HR面。群面分公司,腾讯和百度特别喜欢群面。美团、字节基本不群面。群面一般是六个人,也有十个人的,分情况。

群面六个人,只有四个角色,所以肯定有两个人是没有特定角色的,一般会有一个leader,他会组织这场面试要聊什么。类似于我们先做一个时间分配,有两个问题,我们前十五分钟聊这个,后十五分钟聊那个。或者是一个问题,你要把这个问题帮大家拆解出来框架,这是leader的角色。timer的角色,就是把握时间,比如十五分钟到了,要开始下一个问题。或者说这位同学你聊太长时间,给其他同学一些机会好不好。还有recorder,记录员,记录大家脑暴出来的一些话。讨论结束之后,会有reporter(汇报员)汇报方案,比如我们怎么样提高我们的用户留存,给出一个方案。

如果在自我介绍时没人领取这些角色,那可能就是临时分配。比如reporter,到汇报的时候大家面面相觑,就会有一个不太社恐的人出来说,我来汇报一下。以前群面是这样的,现在可能一开始大家都分好了。

 

李翔:你投产品经理实习的时候只投了三家公司,是因为经验不足,还是因为什么?

郭子介:过度自信了。当时觉得自己在百度实习做得还不错,但是实习做得不错和你能把它讲得不错,还是有一定差别的。那时候只投了三家公司,后来秋招的时候投了十家以上。基本上一线互联网公司都投了一遍,念得出来名字的都投了,外企也投了,Shopee[4]、亚马逊、谷歌这些。

 

李翔:没有考虑过去外企实习吗?

郭子介:互联网外企实习的机会很少,微软会招一点儿,但我当时不知道,因为这是一个很偏的信息,Shopee、亚马逊、谷歌都不招。所以其实基本上就是不招。

 

李翔:这些信息不会有一个网站或者论坛,大家都能看到吗?

郭子介:外企的基本上都是自己搜,自己去它们的官网找。

 

李翔:你考虑过去非互联网公司吗?

郭子介:之前没有。其实对于本科生来说,大家对于职业的想象是非常有限的。其实不知道有哪些行业和职业。比如说大家根本不知道互联网工作是做什么的。我现在觉得快消[5]也是很好的行业,还有一些其他的行业,都很好,但当时都不了解。

 

李翔:家里人支持你去互联网公司吗?

郭子介:从小他们就不干预我的选择,所以也谈不上支持不支持。我妈有一点顾虑,但她是觉得学历越高越好,所以会说我本科毕业就工作不是好的选择。后来我给她讲了我要去做什么,她也就不再阻拦了。

 

李翔:怎么讲的?

郭子介:去互联网不需要念硕士,念硕士反而会影响你去互联网行业。比如说今年的行情已经如此之差,我再读两年书,拖到2024年再工作,可能连今年的工作都找不到了。而且我现在找的工作,可以理解为互联网行业里面非常不错的了,我过两年找也不一定能找到更好的。另外我告诉她,硕士可以过两年再念,比如说我工作了三年,发现我的能力不够,到时候再去读。我觉得主要是这个打动了她,她觉得我还是要读硕士的,只不过不是在本科之后立刻读,所以在她心里面,我可能工作两年之后会再去读书。(笑)

 

李翔:今年的行情很差,这是你们同学里面流传的共识吗?

郭子介:行业共识。裁员裁得那么多,大家有目共睹,今年确实招人招得少。而且大家也确实能感受到,比如说像阿里,有的面完四面,可能到offer审批阶段了,突然公司来了一个锁headcount(职员总数)政策,说没就没了。这样的信息今年听到了很多,从很多二度人脉[6]那里听到的。

 

李翔:拿到百度offer之后,就离开了美团吗?

郭子介:没有,我是9月份拿到的百度offer,当时已经答应了去美团实习,所以就还是去了。去了之后,因为已经有offer了,也不需要留用,所以我就很愉快地在那里实习,类似于待到了一个我想学的东西都学得差不多了的状态,然后才走的。

 

李翔:在这些大厂里面,实习生的工作,和正式员工的工作是差不多的吗?

郭子介:越来越有这种趋势了。以前可能实习生做的简单一点,但是现在实习生和低级别员工的工作内容差不多,都在做一些很基础的工作。

 

[1] situation、task、action、result的缩写,可以简单理解为,在何种情境下面对怎样的任务,采取了什么样的行动,得到了怎样的结果。

 

[2] 可以简单理解为,由论点、支撑论点的论据、支撑上一级论据的次级论据组成的叙事结构。

 

[3] 指在群体面试里面专门负责分配和记录时间的人。

 

[4] 成立于新加坡的一个跨境电商平台。

 

[5] 快速消费品。

 

[6] 指朋友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