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试读

get_product_contenthtml

  甲状腺疾病的治疗
  在我红钩区办公室的停车场里,朱莉热拉尔把租借的车停好后和家人走了出来。这位土生土长的法国人与丈夫、两个孩子已经在德国生活了5年。在那里,她一直在四处寻医。为什么自己明明身高正常,且丈夫还偏高大,而女儿克洛伊却长得非常矮小?为什么她会长时间出现(朱莉所称的)情绪问题,前一分钟还情绪高涨,下一分钟就开始异常低落?为什么她要么过度活跃,要么疲劳到不能玩耍,很少处于两者间的适度状态?为什么她的肠胃问题会如此严重,每个月不是拉肚子就是便秘?为什么这个小女孩去了幼儿园几个小时后就疲惫到连饭都吃不下?克洛伊的疲惫和易怒情绪让她很难交到朋友;朱莉能感觉到,即使是老师们也很难与她相处。克洛伊检测了各种可能的病因乳糜泻、低血糖、食物敏感、营养缺乏,但一一检测后可能性都被排除了。后,医生给她下的诊断是ADHD,可通常的药物处方对克洛伊并没有多大帮助。
  朱莉一直怀疑女儿的身体、认知和情绪问题之间存在着联系,但所有她拜访过的医生都否认了这个猜测。朱莉不相信女儿无药可救。尽管克洛伊没有被检测出麸质不耐受,朱莉还是让她吃了一段时间的无麸质食物,看是否有助于缓解她的肠胃症状。的确有效。克洛伊变得正常多了,她的情绪似乎平缓了一些,但差别并不明显。克洛伊的身体不适和情绪暴躁并没有消失。当朱莉把自己所观察的情况告诉医生时,他对朱莉会如此限制女儿的饮食而感到震惊,要求她立刻停止这样做。朱莉见过的所有医生都认为,她才是女儿的问题。她对此结论感到怀疑,很快便不再继续询问,甚至在回答医生问题的时候也变得有所保留。慢慢地,她的信心出现了动摇,开始怀疑医生们说的其实是对的。
  克洛伊快五岁的时候,她两岁的弟弟被诊断出患有哮喘,朱莉不再去看医生了,但她自己并没有停止研究。一天,她在搜索引擎中并排输入了"ADHD"和"哮喘"两个词后,页面上弹出了一本书。这本书探讨的是儿童群体中发病率迅速增长的四种疾病的共同根源,这些疾病分别是自闭症、ADHD、过敏、哮喘,也称4A疾病。这本书名为《新型儿童流行病治疗:自闭症、ADHD、哮喘和过敏》,作者就是我。朱莉想,或许这位作者至少会考虑到克洛伊的所有症状之间存在着联系,她得找到这个人。
  这就是6个月以后她和她的丈夫坐在我办公室的前因。在我的办公室里,夫妇二人正努力摆脱时差的影响,克洛伊和弟弟在一旁的地板上玩玩具。从会诊前花两个多小时填问卷时,朱莉便感受到了此次拜访的医生不同于以往。我花了很长时间将朱莉从怀孕至今的所有情况都了解了一遍,接着开始对克洛伊进行检查。检查过程中,朱莉注意到我自言自语地将她和丈夫列出的所有症状都复述了出来。她还很惊讶地发现,我会特别关注克洛伊的易疲劳、ADHD和情绪症状。接着,朱莉听到我说了一句其他医生从未对她说过的话:"我们来检查一下她的甲状腺吧。"
  幸运的是,这个蝴蝶结形状的小腺体虽然破坏力大,但治疗起来并不复杂。

  甲状腺激素替代物

  为了扭转由桥本甲状腺炎引起的甲减,大多数医生会让患者使用便宜的合成激素左旋甲状腺素来补充体内的T4。这种药物的常见品牌有Synthroid和Levothroid。一旦T4水平恢复正常,下丘脑和垂体便会收到反馈,停止生成过多的TRH和TSH。
  多数情况下,特别是对于那些实验室检测结果显示没问题的甲减患者,我其实更倾向于用天然的甲状腺激素替代物,它一般是由脱水的猪甲状腺制成,以增加T3含量。人们会怀疑天然甲状腺的治疗成功率更高不是因为它是天然的,而是因为天然甲状腺含有T3,而合成T4中却不含;此外,天然甲状腺中还含有硒和酪氨酸等构成成分。其实,除了使用合成T4,近有越来越多的医生在日常治疗病人的过程中还会再加一剂合成T3(通常是碘塞罗宁)。另外,已有一些患慢性抑郁症并接受传统T4治疗的患者在补充T3后,情绪突然有了好转。

  营养补充剂

  虽然一般来讲,补充额外药用激素是必要的,但在治疗激素水平处于边缘值的甲减患者时,我们也会通过营养补充剂来帮助其恢复甲状腺功能。碘已经被证实是维持甲状腺功能正常的关键元素之一,而所幸它又是容易获得、便宜的甲减治疗物加碘盐在全国的各大超市货架上都可以找到。在美国,人们觉得虽然碘缺乏在全球很常见,但在本国却很少见。然而,我并不这么认为。近年来,我在诊治过程中时常发现,很多患者的碘水平都濒临"缺乏"的边缘。
  我们还证实了硒是另一种维持甲状腺功能健康的必需营养素,它是脱碘酶的活性成分,能裂解T4的四个碘原子之一,并将T4转化为T3。如果你和很多人一样缺硒,那即使你的甲状腺可以产生足量的T4,也可能没有足够活性的脱碘酶来让你体内产生足够的T3。
  我还会用多种营养成分结合的方法去治疗.除了碘和硒,我还会为患者补充锌、维生素A、维生素D和维生素E。将维生素E这种抗氧化剂和硒配合使用,可以有效减少氧化应激,从而对甲状腺起到正面作用(详见附录1)。

  无麸质饮食

  无麸质饮食的益处我们将会在第八章中详细讨论,但鉴于麸质敏感和桥本甲状腺炎患者有关联,我们有理由将无麸质饮食视为一种治疗甲减的有效方法。一些非乳糜泻桥本病患者称自己的病情在无麸质饮食的帮助下有了改善。研究人员已经开始为此寻找证据,而近的一项研究证实了它的真实性。
  如今,许多内分泌专家都开始与他们的桥本甲状腺炎患者讨论无麸质饮食的潜在益处。如果抗体开始攻击你孩子的甲状腺,而你想要查出这背后的原因,那就考虑一下它与麸质饮食之间的关联就是值得的。如果症状和/或抗甲状腺抗体水平没有减弱,那么只要保证整体饮食健康(好是有营养师的帮助),在不产生任何伤害的情况下扭转病情就很容易。
  将这些疗法综合起来的治疗方法对克洛伊起到了作用。血检结果出来后,我们发现她的甲状腺激素水平处于正常低值的边缘。她的甲状腺抗体检测结果是阴性,所以不可能是桥本甲状腺炎。我给她开了剂量非常低的T4处方,并让她的父母去掉她日常饮食中的糖和乳质品。
  几个月后,朱莉说克洛伊的消化问题有所好转,但其他方面依然没什么起色。于是我开始给她补充T3。没过多久,我就接到了朱莉打来的电话。她很震惊,说克洛伊的情况和之前大有不同。从前,克洛伊说话断断续续的,无法集中注意力,看起来总是懒懒散散的。朱莉和丈夫需要慢慢地向她重复解释所有的事情。可突然之间,克洛伊好像打了鸡血一般,无论是讲话、走路,还是画画,都变得快了很多。她能够进行更复杂的思考,在理解别人的话时似乎也没什么问题了,还可以集中精力做事。她的父母从未见过她情绪如此高涨,就好像压制在这个孩子身上的毯子被突然揭开一般,她内部的潜能终于得以释放。
  朱莉知道,这种转变不是父母因迫切想看到女儿变好而产生的幻想。他们近刚刚从希腊度假回来。与他们同行的那对朋友有一个和克洛伊同岁的女儿。以前,在和小朋友玩游戏时,克洛伊总是垫底的那一个。但是,在这次旅行中,克洛伊打败了她的朋友。她占了上风,并且保持势头到了后。这简直不可思议,朱莉的朋友们都对这个孩子的变化感到惊讶。
  可惜好景不长。假期刚一结束,克洛伊便开始退步,并出现了更具攻击性的行为。朱莉认为这可能是补充T3导致的副作用,便给女儿停了药。但是,事实证明,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并不是T3导致的,而是对氯的反应。在希腊的时候,克洛伊几乎每天都去用氯消毒的泳池里游泳。朱莉后来也注意到,每次克洛伊游完泳回来,情绪就会变坏。但是,头两三年里,朱莉并没有将这两者联系到一起,所以也没有让克洛伊继续使用T3。等到克洛伊8岁左右的时候,情况开始恶化。她开始学习钢琴,但身体疲乏到无法弹琴。她跟不上学校的学习进度,连家庭作业都很难完成。每天早上把她从床上拉下来简直比登天还难。
  也就是那时候,朱莉又找到了我。我让她重新为克洛伊做一下包括甲状腺激素水平在内的一系列血液检查。这一次,包括他们的儿科医生在内的所有人都无法反驳检查结果。克洛伊显然患上了甲减。她的T4水平远低于正常范围。起初,我们和以往一样开始治疗她的T4水平低的问题。虽然治疗见效了,但效果差强人意。朱莉不想再次尝试T3治疗,因为她还没法确定当初是氯而非T3导致了女儿的情绪恶化。不过,终她还是同意了用T3、T4结合的疗法。大约一周后,那个难得一见的快乐而机敏的克洛伊再次回来了。
  Nature Throid是一种由脱水的猪甲状腺制成的天然甲状腺替代品,含有一个健康的甲状腺应具备的所有成分(包括T3和T4)。开始使用它的几年里,克洛伊出现了惊人的变化。朱莉还观察到,在原本的无糖、无麸质、无乳制品饮食基础上,若再额外添加维生素B、P5P、甲基叶酸,并辅之维生素B的鼻腔喷雾剂,女儿就会有持续性好转。
  现在,12岁的克洛伊在学校表现优异,积极参加爵士舞和芭蕾舞课程,并乐在其中。此外,她还开始了一项新运动攀岩。面对女儿的好转,朱莉还是很难彻底放松下来,担心状态不会持久,但她享受着女儿处于正常状态的每一天。或许有朝一日,她会将克洛伊的微笑视作理所当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