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试读

get_product_contenthtml

书摘1——来自推荐序二

 

自古以来,人们对于健康长寿的追求从未停止。近100年来,人类的平均预期寿命随着现代医疗科技的快速发展而不断延长,人们不再满足于寿命的延长,也开始追求更卓越的生命质量。

有关健康长寿的衡量标准正在达成共识,受到广泛认同的是哈佛大学积极心理学家泰勒·本·沙哈尔(Tal Ben-Shahar)教授提出的SPIRE幸福模型,他认为精神(spiritual)健康、身体(physical)健康、心智(intellectual)健康、关系(relational)健康、情绪(emotional)健康是间接让人们更幸福的5个核心要素。

然而,仅有共识还不够,重要的是如何通过可操作的方法让更多人实现健康长寿的梦想。

由医学2.0向医学3.0转变

自工业革命以来,现代医疗科技水平不断提高,大幅延长了人类寿命,从1900年仅为31岁的人均寿命飞跃到2022年的72.98岁,众多疾病问题已得到解决。

现代医疗手段遵循的底层逻辑是循证支持(evidence-based),核心流程是发现临床问题—寻找具体病因—诊断与治疗,本书的作者——长寿科学专家彼得·阿提亚认为此类核心流程属于医学2.0时代的传统模式。

然而,人体是一个复杂的系统,一些表征可能是由多重因素交织造成的,“头疼医头,脚疼医脚”的循证逻辑难以解决复杂的问题。当我们试图解决某个部位的具体问题时,很可能会引发其他连锁反应。现代科学早已进入系统论时代,很多医疗手段却依然在还原论阶段徘徊。

更重要的是,医学2.0之所以有效,是因为循证医学擅长在人们生病后进行补救性治疗,相当于在汽车肇事后才开始修理。众所周知,更有效的方法其实是在健康时就做好系统化的日常保养,这就需要我们在具体操作中遵循系统论的指导。

如今,大部分医疗服务的重点对象都是患者群体,忽视了更广泛的健康人群。生病与否的界限是被人为划分而成的,一旦某项生理指标出现恶化趋势,发展成概念上的“生病”只是时间问题,但在达到某个人为规定的临界点之前却被认为处于“健康”状态。

长此以往,虽然治愈率会不断提升,但发病率并不会有所改善,因为治愈一批患者的同时,时刻在产生另外一批新的患者。换言之,现代医学无法解决不断地“制造”病患的问题,这与我们成功抵御疾病的理想背道而驰。

转变的关键就是对普通人的健康给予全面的关照,让大家能够保持更长时间的健康状态,理想情况下,一旦出现微小的体征波动,就可以见微知著地提前干预,消除疾病隐患,也就是所谓的“治未病”。

然而,真正实现“治未病”的目标可谓难上加难。以扁鹊见蔡桓公为例,很多人批评蔡桓公固执己见,不听从扁鹊的劝解,但本质上扁鹊也难辞其咎:他只是向蔡桓公提出了自己对疾病的预测,却未能给出切实的证据,蔡桓公难以相信自己未能感受到的病变,自然无法听取扁鹊的意见。要让病人都像医生一样高明,看清自己的病情,这个要求未免有些不切实际。

因此,“治未病”的关键在于健康数据的科学监测、分析与及时告知,并提供一整套的干预解决方案,让人人能“读懂”自己的健康状况。以“治未病”的理念监测自己的健康状况被彼得·阿提亚界定为医学3.0时代的重要时代理念,该理念的核心是从循证支持转向循证信息(evidence-informed,我们暂且称之为知证逻辑),也就是持续、清晰地掌握身体健康相关的各类证据,在发展成为疾病之前进行预测与干预,并在明确告知用户的基础上获得用户的配合,用改变行为来改善健康预期。

在医学3.0时代,最关键的理念就是持续监测和评估自己的身体健康状况。这在以往是天方夜谭,即使像蔡桓公那样具有私人医生的极少数人,也无法做到随时监测,如今大部分人更是能做到年度体检就不错了。

如今,随着智能传感器和可穿戴设备的飞速进步,我们可以从以前的非连续性、打点式体检,转变为全天候的实时监测,其意义在于,我们对体征变化趋势有了更加详尽的了解,并可以用特定算法做出更加科学的判断。

比如,有很多心血管疾病高危人群的病症表现是轻微而间断的,在心电图检查时往往表现正常,长期持续监测心率就可以为这部分人群建立起健康的第一道防线,为他们及时发现心脏活动的异常表现,尽早诊断出病变,为患者赢得宝贵的干预时间。

此外,众多生物测量产品的涌现能够帮助人们采集更多体征数据,例如,西湖大学工学院的姜汉卿教授利用可食用电子材料开发了一款酸碱度胶囊,患者只要服用胶囊,使其进入胃部,便可以实时监测胃酸的状况,这使得胃酸监测的方便性获得极大的提升。

再如,多伦多大学李康教授开发出一款应用,该应用可以利用相机的数字传感器检测皮肤下血红蛋白反射的红光,捕捉微小的变化,进而通过机器学习算法量测血压,这使得我们在远程视频时就可以实现对对方血压的
监测。

随着科技的发展,各项生命体征的监测手段层出不穷,但在普通人眼里,各类技术和应用看起来是如此杂乱无章,因为他们不具备相关的专业知识,很难找到自己需要的测量方法,更不用说解读复杂的数据并从中得出真正有价值的结论了,因此当然也就难以仅凭自己实现“治未病”的目标。

健康服务运营商引领长寿科技大变革

实现“治未病”的目标,需要有专业机构利用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新一代数字技术,从全球范围整合各项最新的诊疗技术,并对庞杂的体征监测数据进行综合分析,帮助人们解读数字背后所蕴含的个人健康信息,提出个性化解决方案。

可以预见的是,未来即将诞生一类新的服务商,如同通信运营商一样,通过整合技术和应用为普通消费者提供服务。区别于传统的医疗机构,它们为广大普通人的健康负责,可以称之为健康服务运营商。

健康服务运营商与传统健康养生机构截然不同,它们不只为少数贵宾或者高端会员提供服务,而是以技术驱动,基于长期、持续的数据监测,提供人人都能享受的规模化、个性化的健康服务,如同每个人都能享受到通信服务商提供的网络服务一样。健康服务运营商的兴起将引领健康服务的重大变革!健康服务运营商提供的服务让“治未病”成为可能,具有如下四大
特征:

首先,以大模型为代表的新一代人工智能,不仅汇集了全网的医疗健康知识,还能够自主学习、复制顶级人类专家的经验,让人们随时随地享受到大师级的健康服务,让最高端的服务得到普及。

其次,人工智能还能突破人类专家的时间与精力的限制,针对每个人的体征数据,为成千上万人提供个性化、精准化的分析和建议,真正实现专家级的个性服务。

再次,人工智能系统与生命体征监测设备的结合能够为人们提供全天候的健康监测与服务,捕捉每个关键信号,通过长期积累,真正实现对用户健康状况的精准把握,以保证健康服务是长期持续乃至伴随终生的。人工智能系统与生命体征监测设备的结合还避免了人上了年纪都得研究如何才能延年益寿,甚至变成半个专家的尴尬和低效的问题。

最后,可喜的是,人工智能的算法训练逻辑决定了用户量越大,算法迭代越快,提供的服务质量也就越高,这意味着在AI时代,越是普惠性的服务越高端,也就是说,我们每个人享受到的服务才是最高端的。

综上所述,我们得出了一个明显的结论:尤瓦尔·赫拉利(Yuval Noah Harari)在《人类简史》所提出的“神人阶层”是不会出现的,因为多数人拥有的才是最好的。未来,人工智能与生命健康技术的结合不是“神人”的特权,而是大部分人都能享受的普惠服务。我们正在迎来新一轮科技进步带来的健康长寿新时代!《超越百岁:长寿的科学与艺术》启示我们,我们正处于由医学2.0向医学3.0转变的时代,在这个健康科技的新纪元,我们需要关注每个普通人,令每个人都能享受到最高端的医学专家的私人健康服务,以健康服务运营商引领长寿科技大变革。

 

——王煜全,海银资本创始合伙人、长寿科技产业投资人

2023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