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试读

get_product_contenthtml 做个悲伤的智者,不如做个开心的傻瓜“爱一个人八分就好,剩下两分爱自己。”童艳深以为然。
遇见罗浩的那天中午,童艳刚刚失恋。最好的闺密和自己的男朋友在一起了,这简直是天大的笑话,更可笑的是,童艳是最后一个知情者。
童艳恍恍惚惚地走了很久,不知道穿过了几条街,走过了多少个十字路口。午后的阳光亮得刺眼,即使穿过了遮天蔽日的树荫,依然刺得她直流眼泪……她哭累了,也走累了,停在了转角处不知该去哪儿,旁边正好有一家“橙子时光”小店,索性进去看看。
不知听谁说过,“失恋最好的疗伤就是化悲愤为食欲”。失恋的人都是不理智的,童艳明明吃不了辣,却点了满满一桌辣口味儿:麻辣小龙虾、麻辣蟹钳、香辣鸡脖……表面上,童艳像个食欲惊人的吃客,实际上却在“烹饪”自己那伤痕累累的身心,她一边吃,一边流眼泪,或许是被辣的,或许是不甘心,或许……
闲暇的午后,三三两两的客人散落在小店的角落里,显得格外的慵懒。罗浩解下围裙,递过来一杯凉茶,玩味地笑道:“不能吃辣就别太逞强。”接着,他慢悠悠地说:“看你这样子,八成是被人抛弃了,心都被虐成渣了,何必再为难胃呢?”然后,他看看童艳红肿的眼睛说:“想哭就哭吧,这会儿店里没那么多的人。”
也许就差这一句温暖的关怀,童艳再也忍不住了,大声地哭出来,一边抽纸巾,一边哽咽道:“我就是觉得很不值,被自以为亲近的两个人蒙在鼓里,自己像个傻瓜一样!”
童艳终于找到了这么一个人,愿意把她长久憋在心里的委屈全部倾诉出来。自始至终,罗浩都是静静地听着,让她尽情地宣泄。童艳哭诉完毕,罗浩淡淡地说:“好,哭完了,就把账结了吧!”
“你这人怎么这么没有人情味儿,我都这么惨了,你还只惦记你的饭钱?就这点儿钱,我还不至于赖账!”
罗浩边收拾着桌上的残羹冷炙边说:“我要是没有人情味儿,就不会坐在这儿听你说这么多了。看你哭得这么辛苦的份上,给你一句忠告————爱情呢?就像你点的小龙虾,虽然看着很美味,可是冷了就不好吃了,没有必要斤斤计较,下次换个口味尝尝也不错。”
童艳气呼呼地结了账,准备离开。
罗浩懒洋洋的声音从柜台后传来:“做个傻瓜挺好的,没必要活得那么认真!”
“你才是傻瓜呢!”童艳气冲冲地走了。
童艳再次遇到罗浩是和朋友一起在酒吧。当时,罗浩正在台上弹着吉他唱着歌,忧伤的曲调,加上罗浩淳美沧桑的声音,透着一种说不出的淡淡的忧伤。
童艳点了一首老歌,她眨着好奇的眼睛,小声地问罗浩:“没想到,你还挺多才多艺的。除了小吃店老板、歌手以外,我猜你肯定还有其他的身份,对吗?”
罗浩悠悠一笑:“你猜,猜对了请你吃小龙虾,傻瓜!”看着罗浩不怀好意的笑容,童艳气得牙根痒痒。为何当初自己那么容易就卸下了防备,把自己最惨的遭遇毫无保留地告诉了这个没有任何瓜葛的陌生人呢?
后来,童艳得知罗浩还是手艺人,这着实让她大吃一惊。几重身份叠加在一起,看起来那么违和却又很自然地融合在罗浩的身上。
缘分就是来得那么猝不及防,但是它总会出其不意的在你最需要温暖的时候,带给你意外的惊喜。
和罗浩确定恋爱关系后,童艳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在他面前,她永远不需要伪装,开心了就笑,难过了就哭,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每当她犯倔使性子时,罗浩总是大度地摸着她的耳垂:“傻瓜,你想多了,有些事情没有你想象的那样复杂,做个快乐的傻瓜,没烦恼,多好!”
童艳却不高兴了,她闷闷不乐地抗议:“你为什么总是叫我傻瓜?这种感觉很不爽的,让我觉得自己一无是处,像个什么都不会的大白痴!”
每当这时,罗浩就会笑眯眯地调侃:“动脑这种高级的事情我来做,你只要当个开心的傻瓜就好!”话锋一转,罗浩正儿八经地问她:“你说,为什么聪明的女人不幸福?”
童艳歪着头反问道:“她们怎么会不幸福?想要什么有什么。”
“那只是表面现象。”罗浩似笑非笑地说道。
“那为什么不幸福呢?”童艳想不明白。
罗浩沉吟了一会儿才呢喃道:“因为她们活得太清醒。”
童艳不是很理解地问:“活得清醒不好吗?起码可以看清楚谁是真心?谁是假意?”
尽管童艳多次暗示罗浩,想知道他的过往,但都被罗浩含糊其词地拒绝了。明白了罗浩的意思之后,童艳便没有再纠缠不休。
一年后,他们结婚了。童艳辞去工作,随着罗浩一心一意经营起了“橙子时光”。虽然生意并不是很好,但好在日子简单快乐。童艳还是一如当初的简单,一点儿小事就可以开心好久。偶尔,她也会疑惑如此优秀的罗浩为何会选择普通的生活,而罗浩都会痞痞地笑着对她说:“为了等你啊!”
人生在世,难得糊涂。有时,活得太清醒并不一定是好事:活得清醒,意味着对人性看得很透彻,背负太多,活得更累。做一个悲情的智者,不如做一个开心的傻瓜,不喧,不恼,静守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