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推荐
【产品特色】


【编辑推荐】

◆诺贝尔文学院评选“所有时代百部世界文学佳作”。

◆萨拉马戈100周年诞辰纪念精装典藏版!

◆诺奖得主萨拉马戈传世之作,已发行300多个版本。

◆诺奖授奖词:萨拉马戈用想象力、同情心和反讽所维系的寓言,持续不断地触动我们。

◆一旦对他人的苦难视而不见,苦难就会在我们中间蔓延。

◆一种会传染的失明症,检验了人性的一切可能。

◆阅读萨拉马戈,就是重新看见世界。

◆我活得很好,可是这个世界却不好。我的小说不过是世界的一个缩影罢了。——萨拉马戈

◆附赠再版序言 萨拉马戈诺奖演讲词、授奖词 设计师原创精美书签。


【内容简介】

街上出现了第1个突然失明的人,紧接着是第二个、第三个……

一种会传染的失明症在城市蔓延,无人知晓疫情为何爆发、何时结束。

失明症造成了前所未有的恐慌与灾难,一批又一批感染者被集中隔离。

食物短缺,组织崩溃,文明与尊严变得不堪一击。

人们逐渐剥离道德的外衣,陷入比失明更绝望的苦难境地。

在这些人中,只有一个女人还能看见。

她的眼睛,是这个疯狂的世界里唯1尚存的理智。


【作者简介】

若泽·萨拉马戈(José Saramago,1922—2010)

萨拉马戈出身贫寒,自学成才,曾为修车工、文学编辑、记者、翻译、作家等。

1982年,小说《修道院纪事》的出版使他获得巨大成功。

1995年,《失明症漫记》出版,萨拉马戈获葡萄牙语文学至高奖项——卡蒙斯文学奖。

1998年,萨拉马戈荣获诺贝尔文学奖,成为葡语世界获此殊荣的第1人。瑞典文学院授奖词:“萨拉马戈用想象力、同情心和反讽所维系的寓言,持续不断地触动我们”。

《失明症漫记》的灵感来自萨拉马戈的突发奇想:如果我们都失明了会怎么样?他接着想:但我们其实就是盲的。依据这个想象,他书写了一篇惊心动魄的失明症寓言,道出了人类zui隐蔽的欲望,揭示了文明的脆弱。

萨拉马戈曾留言,希望自己死后的墓志铭是:“这里安睡着一个愤怒的人”。

他自称为 “时代的评论员”,将矛头对准自己所处的时代,用尽全力,以一系列具有思想实验意味的文学作品改变世界。

译者简介:

范维信,中国国际广播电台译审、葡萄牙语翻译家。译有《失明症漫记》《修道院纪事》等多部作品。曾获中国首届“鲁迅文学奖·全国优秀文学翻译彩虹奖”和葡萄牙总统授予的“绅士级功绩勋章”。


【媒体评论】

——苏童

——余华

——阎连科

——止庵

——徐则臣

——《文学报》


【目录】

失明症漫记 001

译后记:这里安睡着一个愤怒的人(范维信) 284

诺贝尔文学奖获奖演说:

人物如何当上师傅,而作者成了他们的学徒(萨拉马戈)291

授予萨拉马戈的诺奖授奖词(柯杰尔·伊普斯马克教授) 306


【免费在线读】

《失明症漫记》(第一章节选,有删减)

黄灯亮了。前面两辆汽车抢在信号灯变成红色以前加速冲了过去。人行横道边出现了绿色的人像。正在等候的人们开始踩着画在黑色沥青上的白线穿过马路,没有比它更不像斑马的了,人们却称之为斑马线。司机们个个急不可耐,脚踩离合器,使汽车保持紧张状态,进一进,退一退,像一匹匹感到鞭子即将从空中抽下来的马一样躁动不安。行人刚刚过去,给汽车放行的信号还要迟几秒钟,有人说被拖延的这点时间表面看来微不足道,但如果我们用它乘以全城数以千计的信号灯,再乘以三种颜色不断变化的次数,那么它便成为交通堵塞,现在常用的说法是塞车,zui为重要的原因了。

绿灯终于亮了,汽车猛地启动,但人们马上发现并非所有的汽车都一样。中间一行的头一辆还停在那里,大概是出了什么机械故障,离合器松动,变速箱操纵杆不能入位,液压系统出了毛病,制动器不能复位,电路出了什么问题,要么事情简单一些,汽油用完了,这种情况不会是头一次出现。人行道上又聚集了一群行人,他们看见一动不动的汽车里的驾驶员在挡风玻璃后面挥动着手臂,他后面的汽车都在歇斯底里地鸣喇叭。几位驾驶员已经跳到路上,准备把出了毛病的汽车推到不阻碍交通的地方,他们气势汹汹地敲打关得严严实实的车窗,车里那个人把头转向他们。转向一边,又转向另一边,看得出来,他正在呼喊什么,从口形判断,他在重复一个字,不,不是一个字,而是三个字。确实如此,等到终于有人把一扇车门打开之后才知道他在喊,我瞎了。

没有人会相信。从此刻匆匆一瞥能观察到的情况来看,那个人的眼睛似乎是正常的,虹膜清晰明亮,巩膜像瓷器一样洁白致密。但他双目圆睁,面部肌肉抽搐着,忽然间眉头紧锁,任何人都能看出来,这一切是因为他痛苦得失态了。在一刹那间,刚才看到的一切都消失了,他用攥得紧紧的拳头遮住眼睛,仿佛还想把zui后一刻的影像,信号灯上那圆圆的红色光亮留在脑子里。人们扶他下车的时候,他还一再绝望地喊着,我瞎了,我瞎了;泪水涌出来,使那双他自称瞎了的眼睛更加明亮。会好的,看着吧,会好的,有时候是神经问题,一个女人说。信号灯已经变了颜色,一些好奇的行人围过来,后面的驾驶员们不知道出了什么事,还以为是普通的交通事故,他们大声抗议着,车灯碰碎了,挡泥板撞瘪了,都不至于造成这么大的混乱。叫警察来,他们喊道,把这堆破铜烂铁挪走。这时盲人哀求说,劳驾了,你们当中谁把我送回家去吧。刚才说是神经问题的那个女人认为,应当叫一辆急救车,把这个可怜的人送到医院去。但盲人说不要这样,他不想如此麻烦别人,只求把他领到他住的那栋楼的门口就行。我家离这里很近,你们这样就是帮我大忙了。那么,汽车呢,有人问道。另一个声音回答说,钥匙在车上,把车停到人行道上吧。没必要,第三个声音说,车由我来管,我陪这位先生回家。人群里发出一阵表示同意的低语。盲人感到有人扶着他的手臂,来吧,跟我来,刚才那个声音说。人们把盲人安置在副驾驶座位上,给他系上安全带。我看不见,看不见,他一边哭一边小声说;告诉我你住在什么地方,那个人问道。车窗外面,一张张好奇的面孔朝里张望,焦急地想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盲人举起双手在眼前晃了晃,我什么都看不见了,好像在浓雾里,好像掉进了牛奶海里;可是失明症不是这么回事,那个人说,听人说失明症看什么都是黑的;可我看一切都是白的,也许刚才那个女人说得对,可能是神经的问题,神经这个鬼东西;我知道是怎么回事,是一场灾难,对,就是一场灾难;请告诉我你住在什么地方。就在这时响起了发动机启动的声音。仿佛失去视力有损于记忆力,盲人结结巴巴地说出地址,之后又补充道,我不知道该怎样感谢你才好;那个人回答说,哎呀,这算不了什么,今天我帮助你,明天你帮助我,我们都不知道以后会遇到什么事情呢;说得对,我今天早晨出门的时候,哪能想到会遭遇这么一场劫难呢。他感到奇怪,怎么他们还停在原地不动。为什么我们还不走,他问;现在是红灯,对方回答;盲人啊了一声,又哭起来。从现在开始,他再也无法知道什么时候是红灯了。


返回顶部